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旷世新闻 >> 名家动态 >> 正文

台湾王度:为收藏倾家荡产,甘为“坐在金山上的乞丐”

我要评论  2018/9/1 12:11:48   浏览次数:


  台湾著名收藏家王度


  “文物狂人”收藏广泛
  有人称他“文物狂人”,也有人称他“中华文物的守护者”,对此,台湾著名收藏家王度朗声大笑,他说:“还有人叫我‘坐在金山上的乞丐’,我只是个文物保护者,称不上是收藏家。”


  70多岁的王度腰板挺直,声如洪钟。他的人生颇为传奇,自台湾政治大学新闻系毕业后,到美国留学,在美国开餐馆二十几年,1987年,为了照顾年迈的父亲,卖掉7家餐馆回到台湾。而今,他在台北租屋而居,父亲留下的两栋房子以及他自己赚来的钱,全部投资到文物收藏。


  王度藏品 羽纹地五山镜(战国)

  王度藏品 鎏金八鸟纹规矩镜(东汉)

  王度藏品 月宫云龙双鸾衔绶葵形镜(唐)


  王度的确属于收藏家中的另类。别人是在富足的生活之外,搜集文物投资或怡情,他却倾家荡产,节衣缩食地寻宝。别人出于安全考虑,藏文物于密室,他则为自己5万多件藏品办展览、出画册,至今已出版14本画册。别人只收藏文物中的精品,他却喜欢收集系列,从战国到明清,希望每个时期都有代表。


  为什么节衣缩食也要收藏文物?王度说,文物对自己,犹如吸毒的人,沾上就放不掉,“说我以后不看文物了,这是不可能的事,就是看一眼也好啊。”


  文物对自己,犹如吸毒的人,沾上就放不掉
  他自小喜欢收藏邮票、银币,收藏中华文物始于一把被他戏称为“害人壶”的紫砂壶。上个世纪60年代,还在美国餐馆里端盘子的王度,在一家店里看到6把小紫砂壶,非常漂亮。老板开价每把100美元,王度当时月薪300美元,仍然省吃俭用,把这6把小壶买了下来。不料,后请人鉴定,其中一把束柴三友壶是明末清初大收藏家陈鸣远所藏,已传世400多年。王度从此一头扎入紫砂壶的收藏中,再也拔不出来,后来又扩及到古镜、鼻烟壶、如意、扳指、带钩、带扳、漆器、西藏文物等,多达30多个门类。


  王度藏品 束柴三友


  王度藏品 南瓜壶(清)

  王度藏品 包红漆雕壶(清)

  王度藏品 堆泥紫砂壶(清)


  收藏“独乐不如众乐”
  对于办展览、出画册,王度说:“我认为这些东西不是只属于我一个人的,所以独乐不如众乐。”他笑说,藏文物于密室很吃亏,“因为你不给人家看,就不知道它的好坏真假;我公诸于世,经过所有评审一看,不对的东西就挑出来了,对我也是一个帮助。我曾经到一个人家里看他藏有4层楼的东西,结果没有一件是真的。”说到此处,王度深深摇头。


  王度展示捐献给重庆抗战博物馆的历史照片


  除了喜爱,还有梦想。
  王度说,他年轻时到纽约大都会博物馆、伦敦大不列颠博物馆,“一看那么多中国文物都在外国人的博物馆里。我就说,我将来有了钱,一定要开始收藏。现在我想开了,在他们的博物馆,对我们也没坏处。成千上万的人去参观,看到的也是我们中国的东西。但我的收藏就是这么开始的。”


  王度办博物馆的梦想后来被台北故宫博物院前院长秦孝仪劝止了。秦孝仪说,开博物馆容易,维持太难,耗费比收藏要高几倍。因此,秦孝仪建议他:“你就出书、办展览,让大家看。”

  王度藏品 碧玉嵌白玉双百宝吉祥如意(局部)

  王度藏品 三镶翡翠如意(局部)

  王度藏品 青玉嵌绿松如意(局部)

  王度藏品 铜掐丝珐琅嵌白玉福禄寿如意


  40多年间,王度对文物只进不出,最近3年,他开始卖东西了,因为觉得对不起他太太。他说:“我也是70岁的人了,到现在我都没有自己的房子,文物在这里连整理都没有时间,应该卖了。”还有一个原因,“从前大陆的东西90%卖给台湾。现在大陆经济好起来了,来找我的都是大陆的拍卖行、收藏家。卖给大陆,我特别高兴。”


  回馈社会是最终目标
  不过,王度笑称自己“捐的比卖的多”。他说,自己做人有8个字,除了知足、惜福、感恩,特别强调最后两个字:“舍得”。“这两个字最难做到,我现在也做到了。舍得,有舍才有得。我捐给博物馆,因为他们将永久地替我保存。所以凡有学校、博物馆有需要、有条件,能为我保护好这些文物,我都捐。”在台湾,历史博物馆、台湾艺术大学等机构,都有王度捐赠的文物;在大陆,北京大学、清华大学也都得到王度的捐赠。


  他卖掉了父亲的房子,在寻找文物的过程中,多次被人欺骗,到现在上千万元新台币收不回来,算不算败家子呢?王度说:“我认为我做的比我父亲留给我的房子还要好。当时不知道,现在我认为我做对了。”他说,钱再多,就多一个零嘛,100亿和1000亿根本没有分别,用不光了。但我保护了文物50年如一日,现在树也长大了,花也开了,开始结果了,是该收获的时候了。

  王度藏品 碧玉佛手


  已届古稀之年的王度坦陈自己即使现在走,都没有后顾之忧。他说:“老天对我已经太厚爱了,我得到了我所有想要的东西。”当然,他笑谈自己也有一个梦想,他最珍爱的一对明朝东厂双刀,已经收藏30年了。“别人出多少钱我都不会卖。我希望一把送大陆,一把送台湾,希望将来能在一起,这两把刀应该留在我们中国。”


  此外,他还想要卖掉文物做公益,“我认为我的文物收藏阶段性任务已经完成,要交给我女儿了。我现在要做的,就是回馈社会,这是我的最后一个目标。”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