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旷世新闻 >> 资讯中心 >> 正文

收藏大学问:当众人恐惧时 我们可以贪婪

我要评论  2018/9/8 14:55:09   浏览次数:

艺术品市场也和股市一样需要信心的支撑,如果市场出现回暖向上趋势,人们就会入市,到时整个艺术品市场都会重振信心,继续往上走。

现在的艺术品市场可以算得上是这么多年来最困难的时期,尤其是中低端艺术品的行情比2008年经济危机期间还要差,原因是当时的艺术品整体水平还不及现在,而如今市场确实已经呈现出有价无市的情况。那些在2010~2011年以高价成交的普通藏品,如果在今天出手的话,只能打个七八折。

因此,古玩行业受到很大影响,有的古玩商半年也做不成一单生意,他们对于租金的涨幅空前敏感,一旦古玩店的租金上涨2000~3000元/月就会考虑“转移阵地”。

对于“久经风雨”的行家来说就颇为淡定,有的仍一如既往到海外市场去“淘宝”,只是策略会有所改变,如今只能挑选一些性价比高的“货色”并控制好数量,“心理底线”是自己有能力“持货”等待市场回暖。

归根到底就是市场的闲钱少了,而好东西少露面,市场流通的还是普通货为多。一部分“熬不住”的收藏者或行家有可能折价套现,但目前看起来还未有大面积出现的迹象。

有人说,如果有大量新的买家力量入市就能改变这种状况。我认为,还是要看看新买家到底因什么目的入市。

几个月前,有一个大企业家问我,如果他愿意每年投入2000万元,我能否保证每年都有一定的回报率。我说我只能保证买对,保证至少10年内不会亏损,但无法保证每年能有多少利润空间。事实上,大部分人都是用这种心态收藏的,从上世纪90年代到现在,入行者的目的基本都是投资和理财,只有少部分是出于提高企业文化形象的需求,而工薪阶层更是越来越少以玩的心态入市,那些过往一有空就会到文物店去“蹲点”学习的年轻人好像突然间就消失踪影了。

其实中国艺术品市场20多年来一直呈台阶式发展趋势,即使在1997至2003年及2006至2008年都陷入低潮,总体还是在持续发展。所以我们也有理由相信,即使这一次调整的周期比过去更长,只要整体经济环境有所好转,艺术品市场也将随之重焕生机。艺术品市场也和股市一样需要信心的支撑,如果市场出现回暖向上趋势,人们就会入市,到时整个艺术品市场都会重振信心,继续往上走。

当别人恐惧时,我们可以贪婪。只要熬过严冬,春天就该来了。万一股市崩盘为什么是买艺术品最佳时期?

去年11月,华谊董事长王中军以6175.5万美元(人民币3.77亿元)高调收藏梵高的画作《雏菊与罂粟花》,我们当时就说,高价收藏梵高颇有些值得玩味——1990年5月15日梵高创作的油画《加谢医生的肖像》在美国纽约以8250万美元的价格拍卖给日本一位收藏家,时间点颇为巧合的是,日本经济泡沫破灭,经济崩溃。

中国不是日本,但近期金融市场出现的异常波动让许多人第一次感受到资产泡沫破灭潜在的巨大风险。25年过去了,日本藏家收藏的梵高作品仍然是梵高的最高拍卖纪录,显然,如同资本市场的投机一样,踏错了时机,艺术品收藏也会成为一个糟糕的投资;而当资产价格洗牌时,便是投资艺术品最好的时机。

从供给的角度看,经济危机出现时,一些难得一见的佳作会出现在拍卖场上。艺术品市场有一个“3D”定律,当有“Death(死亡)”、“Divorce(离婚)、“Debt(债务)”发生的时候,会促使艺术品出现换手。经济危机出现时,“Debt“就会引发艺术品换手。

一个经典的案例是,2008年美国的雷曼兄弟公司宣布破产不久,由于要面临巨额的债务以及不断缠身的诉讼官司,雷曼公司的CEO理查德•富尔德和太太凯瑟琳•富尔德不得不考虑出售他们收藏的艺术品。凯斯琳•富尔德一直是艺术品收藏爱好者,同时还是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的理事。这次在危急时刻她拿出了16件战后和当代艺术藏品委托纽约佳士得进行拍卖,最终,这批藏品共拍得1350万美元。

艺术品价格洗牌后,是藏家们捡漏淘金的机会,市场会自动去莠存良,原来混乱的市场中难以辨别的优秀当代艺术家将浮出水面,而艺术家中的残兵弱将们将被迫出局。

2008年金融危机的之前,当代艺术市场出现了太多的大同小异而价格增长速度如旋风般的艺术家。曾经被过度追捧的艺术家Anselm Reyle(安塞姆•雷尔)和Matthias Weischer(马蒂亚斯•维斯切尔)就是例证。2000年代中期,他们非常受投机藏家欢迎,但在2008年金融危机后,他们的拍卖价格便一落千丈。

2007年,Reyle的5件作品在拍卖会录得25万美元,并创下63.4万美元的个人纪录。可到了2013年,Reyle只有一件雕塑作品在拍卖会上超过了25万美元,而画作的最好纪录则只有13.1万美元。Weischer 创作于2003年的作品《墙》曾于2006年在苏富比卖出12.5万美元的价格,2008年却遭遇流拍,三年后只以5.8万美元再次售出。这样的价格走势,对于收藏者以及艺术家来说,都是非常大的打击,艺术家可能会因此而被画廊或藏家抛弃,彻底告别艺术市场。

世界最有富有的艺术家达明•赫斯特,就在金融危机前的过度炒作中栽了跟头。他最具标志性的作品,是那只泡在福尔马林里的鲨鱼《生者对死者无动于衷》,售价1200万美元。在雷曼兄弟破产的当晚,赫斯特在拍卖市场上售出了2亿美元的作品。

过度的供给加上经济环境的恶化,导致了藏家的不满与其个人市场价格的稀释。2009年,赫斯特一件名为《Trust》的雕塑,拍出了15万美元,比两年的售价45万美元缩水了3倍。一幅名为《Decaprin》的圆点画,在2008年售出了110万美元,3年后,仅拍出60万美元,缩水近一半。自2009年以来,赫斯特作品有三分之一遭遇流拍,2012年,赫斯特只有4件作品上拍,没有一件超过200万美元。所以,盲目追逐市场上最“热”的艺术家,特别是当代艺术,事实上并非安全的投资。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