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旷世新闻 >> 社会新闻 >> 正文

真正的好东西不是谁都能够看懂:当年他买的鸡缸杯不也都说假

我要评论  2018/9/21 15:02:51   浏览次数:
在瓷器收藏界,他被称为一流的瓷器收藏大师;

在古玩商里,他以自己独特的生意之道,用短短几年得到业界的信任与合作。

在民族艺术前,他是令人敬佩的民族艺术守护使者。

他就是仇焱之,

在收藏界一直给人以高品位、高格调、高境界形象的收藏家。

而这样的形象离不开少年时的磨砺。

15岁,仇焱之就离开老家扬州,来到上海跟晋古斋朱鹤亭当学徒,

虽说师傅朱鹤亭是个小心眼的人,做生意也总是怕吃亏上当,

但仇焱之刚好相反,做生意特别讲究信义,买货不把价钱压得太低,卖货时也不用假货蒙人。

跟着师傅学古陶瓷鉴定和买卖,仇焱之积累了很多经验,

很快练就了过硬的本领,精于明清瓷器收藏,看官窑瓷器特别准。

到二十几岁就只身闯荡上海做收藏生意,很快得到了同行和中外收藏家的信任。

上世纪40年代初,

仇焱之凭借其“宁可输事,不可输心”的生意之道和一双慧眼,

成为商贾云集的上海滩中的风云人物,

也成为收藏家们心中惊叹和羡慕的“捡漏”典范。

抗战期间,仇焱之在北平以800元收藏了一只宣德雪花蓝大碗。

1980年,香港苏富比拍卖场中,这只碗一跃卖到了370万港元。

相传这只大碗原先为晚清时期一位盐运使所有,那个时代,凡与盐业沾边的事情都能发大财,盐运使曾经家财万贯,买了不少的古董。

可惜后来家境破落,孙子成了大烟鬼,子孙后代不识古董,

就把这只宣德雪花蓝大碗用作器具二十多年,

最后还用这只碗以5元的价格换了5只大烟炮。

之后这只碗被天津劝业场的一家古玩铺以50元的价格买下,

接着北平琉璃厂陶庐斋经理又以500元得到了它。

到仇焱之买的时候,价钱已经升到了800元。

到了1980年,香港苏富比举办的仇炎之瓷器拍卖专场中,这只碗竟然卖到了370万港元!

凭借过硬的收藏眼力,20世纪50年代仇焱之在香港又再一次“大捡漏”,

用1000元港币买下了一只大家都以为是假货的明成化斗彩鸡缸杯,

却在1980年苏富比拍卖时,拍卖到480万港币。

仇焱之买下这只杯子,也是在香港古玩市场上的偶然发现,

在一家商贩的地摊上,这只明成化斗彩鸡缸杯摆了很久都无人问津,

而仇炎之则毫不犹豫的出价1000港币将它买下。

周围朋友欣赏时,都认为他买了假货,

但是仇焱之不认,特地根据这个宝物对照史料进行研究,

还专门为它定做了一个包装盒,上面落上了自己的姓名笔迹,一直把它带在身边。

后来以高价转手给伦敦收藏家LeopoldDreyfus夫人,大赚了一笔,

在收藏界引起极大的震动,被誉为收藏界“捡漏”的典范。

2014年4月,这只鸡缸杯在香港苏富比拍卖会上。

上海藏家刘益谦,以2.5亿港元的价格竟得,加上佣金为2.81亿港元。

一个眼力好的收藏家,一个成功的商人,可能只是让人羡慕和佩服,

一个对民族艺术有着强烈的保护使命的收藏家,会让人从心底里产生敬佩。

在闯荡穿梭于欧美诸国期间,

仇焱之发觉当年大量被八国联军劫掳去的中国艺术品,许多已绝迹于其后裔或旧货市场。

有些后裔对先辈掠夺而来的中国艺术品毫无欣赏或收藏意识,

比如拿着永宣青花碗盘当器具盛各种东西。

仇焱之目睹种种暴殄天物的荒诞现象,不能忍受民族艺术受尽屈辱,

便萌生从僻市陋店中买回祖物的使命感。

当时法国知名收藏家、古董商Michael Beurdeley为仇焱之的用心良苦所感动,

几年间,陆续为其提供了许多中国艺术品的流落信息,

仇焱之每次都义无反顾的购回这些价值连城的陶瓷艺术品。

但买回所有的祖物是不现实的,即使倾尽所囊,仇焱之也没有能力全部收回中国瓷器。

尽管如此,仇焱之还是尽自己最大的努力,

一方面,为这些流落异乡的瓷器找到可以受到保护的地方。

另一方面,奔波游说于欧美各大博物馆、基金会、知名收藏团体和富商之间,

并且苦心积虑的撰稿,提升“西方藏界”对中国悠久文化的了解和中国瓷器的赏识水平。

朱汤生这位当今国际陶瓷鉴定界的领袖人物,曾发自肺腑感叹:

假如没有仇氏对中国瓷器好恋终生的买卖,无疑现在赏识收藏中国瓷器的路程,还会很遥远,很漫长。

中国瓷器的价格也不会像今天这样,有全世界羡慕的广阔前景。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