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网站首页 >> 旷世新闻 >> 名家动态 >> 正文

投资大咖专访:刘益谦的收藏之路

我要评论  2018/9/21 15:06:17   浏览次数:
刘益谦,人喊其毛毛,堪称近十年来中国艺术品市场第一藏家, 每年购买艺术品在几亿元,甚至十几亿元。

刘益谦

记者:您从事收藏很早,20世纪90年代就开始了,能否简要介绍下?

刘益谦:1978年后,改革开放开始,国家着手经济建设。只要 国家稳定,老百姓有一定的财富,就会对老祖宗传下来的文化喜爱, 就会喜欢艺术品。因为它传承记载了很多的东西。我们是一个泱泱大 国,这种民族自豪感是很强的。不仅仅是我,只是我用不同的方式表 达对艺术品的喜好,人家可能不是用的我这种方式。我通过公开拍卖 的方式,参与到收藏当中来。

有了这个背景,我认为我买艺术品也是件很自然的事情。也不是 因为当时有什么规划,人生本身就是一步步走出来的,你想20年前我 买艺术品的时候才30岁,我能看到20年后的今天吗?我能想到开美 术馆?那是不可能去想的问题,也想不到这个层面。而且艺术品原来 的交易方式,从古到今都是你转让给我,我转让给你,转让过程中两 个人感觉受让价格可以,但是没有相应的供应价格、市场价格作为参考。拍卖很简单,排除非理性的因素,参考人家的价格去决定你这件东西花多少钱买。到今天为止,我的作品基本都是从公开市场竞拍来的。

刘益谦、王薇夫妇

记者:是不是从小就有艺术因子?20世纪90年代时,是从收藏 角度还是投资角度购买艺术品的?

刘益谦:也没有什么艺术因子。好的东西历代都会有人收藏,因 为它会升值,更多的还是从投资的角度,加上我很喜欢。收藏家收藏 一件艺术品,我认为是从两个角度,一个是这个东西本身能给你带来 一种愉悦;第二它会带来一种满足感或成就感,就是这个艺术品可能 会升值。收藏是离不开市场价值的。

巨幅明代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

在香港佳士得秋季艺术品拍卖会上,巨幅明代永乐御制红阎摩敌刺绣唐卡以3.1亿元落槌,创下拍卖新纪录。据悉,拍得这件天价艺术品的是沪上藏家刘益谦。

记者:据说,您和夫人内部有分工,您主要涉及古代方面,夫人负责当代这块儿。具体在收藏中真的是有这种分工吗?遇到分歧的时候怎么办?

刘益谦:字画她很少关心,油画我最近比较关心。从拍卖油画角度上,我基本上还是支持她的,不参与。

5036万买一本字帖

刘益谦在2013年9月的苏富比纽约拍卖上买下了苏轼《功甫帖》(约1790年)

记者:现在一城两馆已经办起来了,规模也很大,需要耗费大 量的人力、财力,您对馆的定义,是纯公益性的,还是将来让它自我 发展甚至开始盈利?

刘益谦:美术馆在中国乃至在亚洲,不管办了多少年的,基本上 都是在亏钱。我当然希望它能在财政上收支平衡,但是我这一代肯定 是看不到了。关心艺术的人越来越多了,对传播中国的文化有积极意 义就够了。这种传播是没有盈利模式的,它不挣钱,所以它只能是公 益性质,能做的就是尽量节省开支。

我为什么把美术馆的名字叫“龙美术馆”,而不是我自己公司的 名字,是因为我不需要它给我带来附加的价值,我想做一个纯公益的 事情。我公司的盈利还是不错的,但是美术馆是我自己愿意做的,我没必要把我的个人爱好跟我的商业行为挂钩。

上海龙美术馆

记者:建了两馆,库存也是很丰富了,在这之后您的收藏力 度有增无减,再过几年东西越来越多了以后,有没有计划扩大您的 美术馆?

刘益谦:不弄了,牵扯精力太大。时间上的错位我开了两个馆, 如果没有这个错位,我只开一个美术馆就可以了。浦东馆是用了我买 的商品房用地,建设时又花了不少钱。

记者:您一直比较谦虚,说自己对艺术品的鉴赏不是很了解, 但是您收藏的都是大家的作品,您收一件东西会经过什么样的流程, 或者说最后谁确认了之后您才会购买?

刘益谦:我这么多年买东西,没有一件是别人最后给我确认了 的。其实鉴定这事情,凭的是阅历和见识。但是随着现在科技的进 步,东西的质量都比原来提高了很多,我愿意相信市场。天上不会掉馅饼,现在全中国也没人敢说自己是绝对的权威和专家,一件东西很 多人都懂,大家心里都有数,所以我愿意听大家的意见,而不是某一个人的。

藏品

记者:您平时有没有固定的,对您收藏鉴赏提供专业意见支撑的团队?

刘益谦:一直有的,至少有七八个人的书画鉴定专家或行业人士。跟他们探讨,听听大家的看法,最后自己做出决定。

藏品

记者:收了这么多的东西,有没有对您的藏品进行一个估值?

刘益谦:没有这个必要。我认为,就算估了值,这些东西也不是我的,变了现也不是我的,我也花不完。男人需要一些事业成就感, 这些钱再多我也用不了,人一天能用的钱总是有限的。现在我用自己 的财富积累了这么多艺术品,我认为已经很好地把这些财富发挥了应有的作用。

藏品

记者:大家觉得您的民营美术馆已经成了一个标杆。您认为还 有机会再建一个像您这样的民营美术馆,并达到您的高度吗?毕竟民 间的东西已经越来越少了。

刘益谦:我认为机会还是有的,就是需要一定的时间。收藏是一件费力、耗时又费钱的事情,中国有很多有钱人,但不是说现在有钱 就能一夜之间把东西都收起来的。我花了20多年,才收了这些东西。

藏品

记者:您建的美术馆,可谓前无古人,后难有来者。您买的东 西都很贵,动不动就几千万甚至过亿,您每年有预算吗?

刘益谦:还是有预算的,有时候控制不住。我收藏得 很杂,古代近现代书画、瓷器、油画、杂件我都很喜欢。一个人的收 藏,没必要归于哪一类。哪个点能代表我们的文化,代表我们民族最 精髓的东西,哪个东西就值得收藏。你说到底官窑好还是字画好,没 人说得清楚。

藏品

记者:一个明成化的杯子卖两个多亿,拿来喝茶,您真喝了吗?

刘益谦:只喝了一口。我是一个男人,玩一下这个东西,很正常。我认为有看法的人是神人,我是个凡人,凡人肯定有好奇的啊。 你想,换成你也会喝的,这个杯子两亿八千万元的。两亿八这么小一 个杯子,其实是很随性的一个东西,我感觉是一个人一种真实情感的流露。我认为这没什么好惊讶的,我又不是买个两亿八的杯子天天喝茶,如果天天喝,那你说我土豪我没意见,可我就喝了一口。

藏品

记者:您见证了这么多年艺术品市场发展的历程,您觉得未来艺术品哪个版块的收藏投资机会更多?

刘益谦:我认为都有机会,但是门槛越来越高。有些话我不好 说,艺术品本来就是花闲钱玩的东西,少数人才能玩得起,暂时没有 闲钱的人应该多去看。现在说全民收藏,全国有7000多万人收藏, 但大多数人收的都是假的。平时到处有推销古董的,但绝大多数是假 的,哪有那么多真东西。拍卖跟市场比较近,拍卖公司是越来越征集 不到东西,为什么这么多拍卖公司到处跑来跑去,根本就拿不到东 西,真的没有啊,不可能挖地三尺啊,全世界挖也不可能挖到。

藏品

记者:您有没有考虑收些国外的艺术品呢?

刘益谦:我和我太太也关注,现在买了一点,但是不多,因为 对国外整个文化的背景不太了解。从我太太这个角度来讲,国外的, 主要是油画和装置多一点。例如日本、韩国、新加坡等国的,主要收 藏一些亚洲的。在这个基础上,慢慢买过几个西方当下比较活跃的艺 术家的作品,也办了个西方艺术家的展览,对于西方艺术的了解,需 要时间。现在西方比较有名的画廊,也总是向我推荐一些东西,其实 这个急不来,我认为美术馆应该做好我们本土化的东西,我才可以从 民间角度,去和西方对话。将来会去收藏些西方比较经典的,如毕加 索、凡·高等人的作品,现在价格不合适,太高。

藏品

记者:对于接下来的艺术品市场您怎么看?

刘益谦:我认为艺术品持续发展是没问题的,但从拍卖公司来说 的话,我认为市场压力越来越大,征集不到东西,这是要命的事情。 征集太难,加上很多东西都拍过,一张画拍三次,佣金涨了50%,100 万元的一张作品,转三个手,150万元 ,本金就要150万元,还不要说你赚钱。现在喜欢的人多,参与的人多,原来可能三年五年拍一下, 现在可能一年半年拍一次,流通的时间在缩短,在加快。

藏品

记者:收了很多藏品,可是您收藏当代书画的东西却很少,您是怎么考虑的?

刘益谦:当代书画,价格比当代油画波动还要大,我不太关心这 块,当代书画我收到范曾、黄永玉为止,更年轻的我基本上没买过。 当代水墨和当代书画我觉得很难有个突破。怎么去突破?你认为突破 了,别人可能不这么认为,齐白石不是你认可的,不是我认可的,是 市场认可的,这么多人认可的,他有了时间的沉淀。中国传统有的字 画有1000多年历史了,书画超越前代人肯定是需要时间。因此价格波 动会比较大一些,前阵子范曾作品的价格波动就很大,这么大的画家 波动都很大,何况是年轻人。

藏品

记者:您评判当代油画是站在中国的范围来评判还是站在世界 的范围来评判?

刘益谦:中国油画已经和世界融合了。你看中国一些年轻的油画 家都去国外办展览了,全球一体化了,和西方的交流也多了。我认为 中国当代艺术发展这么快肯定与全球化有关,很多80后画家的画,我 都买了,他们有些和世界上最大的画廊签约,技术是够的。只是西方对我们了解的比对我们了解他们的多。

扫一扫,用手机看资讯!

用微信扫描还可以

分享至好友和朋友圈

分享到:
用户名: 密码: 匿名 注册 忘记密码

注意:遵守《互联网资讯信息服务管理规定》,广告性质的评论会被删除,相关违规ID会被永久封杀。

验证码: 看不清楚,点此刷新! 查看评论